Can't live with him.
Can't live without him.

关于

迢迢

公路片段AU,无可上升

感谢两个可爱的男孩子,让我有勇气提笔

 

迢迢(BGM:历历万乡

 

我身披着未知,去赴一场千里迢迢的约。


00出发

皮卡车停在有些歪斜的界碑旁,一线之隔,城市边缘,往前一步就是逐渐低矮的平房和大片玉米田。

易烊千玺盘腿坐在车顶上,举起老式卡片机,面朝即将背离的偌大都市,拍下了盛夏中蒸腾热气里扭曲的余晖。

然后他踏上了旅程。


01陌生旅人

易烊千玺开过两个坑坑洼洼的路口,把车停在一间和加油站开在一起的家庭旅店门前,把着车门跳下来的时候,裤脚和车身一样被扬起的尘土祸害一片,但他不怎么在意。

有只...

囿于困境

不是不想写,而是渐渐觉得自己的文字配不上他们了

功利心会抹杀创作者

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我很难有纯粹的写作心态

家里经济和自己还有爸爸的身体原因,现在每每想到的都是如何能更快的赚钱

提笔自厌,可我身无长物

做专业以外的工作,暂时稳定,但不甘长久

做专业相关的工作,消耗不起,解决不了眼下问题

我多想要小凯的热忱和千玺的豁达

在恶性循环中虚度,看起来矫情又无用

之前翻出高中的文字,惊异于自己当年青涩也醇熟的驾驭力

多可惜啊,向往的是过去而不是未来

生日快乐,双十啦,愿少年永远明亮如初

看我口型:波——安——般,破——诶——配

新年快乐!!!


🐷事大吉!!!


cr组合官博自截

【云次方】云中诗

大佬X不良,十岁年龄差

OOC预警,不要上升

名称采用梅溪组梅高这样的日式叫法

说着硬核cp不需要产粮的我还是没忍住动手了


云中诗


00

“不,我不起,再让我睡会儿。”

郑云龙咕哝着翻了个身,依然陷在那团柔软的被褥中,而床边的阿云嘎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。床上的人不过是感受到了他所熟悉的气息便先发制人,无非是千百个如此相似的清晨所娇惯出来的任性。

阿云嘎在床侧坐下,暖烘烘的躯体顺势蹭到他身边,蜷缩进这片宁静的凹陷里共享热度,但他不得不打破这人日复一日撒娇般的赖床。

“大龙,醒醒,会迟到。”

他身手去拽遮住人面容的被角,露出一张...

【哨向】远雪之歌·中篇

我流哨向,无可上升

下篇我恐怕还得再憋一阵子_(:з」∠)_


04

夜雪缥缈,阿易在黑暗中睁开眼睛,身侧张保庆还在熟睡,他手脚极轻地离开被褥,寒气瞬时笼罩了他全身。

月色下站在破败门扉前的身影雍容闲适,似乎何时都能维持那派从容不迫的作风。

阿易在负手而立的崇利明身后垂眸站定,侧头就能看见他走出来的屋子,里面睡着酣然入梦的张保庆。

“呵,阿易,如今你也有了软肋。”

阿易陡然一惊,没有说话,他不知道崇利明深夜现身,又带来了什么样的指令。

崇利明转过身,看着一手带大的漂亮少年,勾唇笑得愉悦。

“我把你从匪寨里带出来时就说过,人类也好向导也罢,随你选择,留下就为我所用,要走我也并...

家政易易与雇主王先生

无脑沙雕轻喜剧,无可上升

划线台词出自《美男宅急便》


叮咚,您有一份来自好爸爸的快递请查收。


00

王俊凯扶着门,有点摸不清状况,门外站着个温和内敛的小帅哥,任凭他搜刮了整个脑子也抠不出丁点有关人家的记忆,只好一脸迷惑地看着对方。

我是你父亲派来的。”小帅哥一口低沉腔调,道明来意。

我爸?”王俊凯惊讶,回顾了一下自家老爹离家前的嘱托,继而垂着眼嘟嘟囔囔,“原来不是给我寄快递啊。”

我就是快递,我是来服务你的。”小帅哥补充道,看着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王俊凯微微一笑,一本正经的模样显得无比正直,“请问,我可以进去了吗?

王俊凯“...

福祸相依

被捡的X捡人的

逆向金主,擦边骨科,下克上

无可上升

 

福祸相依

 

微不足道的善心,捡回来的,是图谋的狼,亦或是忠诚的犬?

福兮祸兮,不过相依。

 

00

“我想要他。”

小少爷纤细的小腿裹在纯白的高筒袜中,轻晃了两下穿着小皮鞋的双脚,糯软的童音清晰的传递给讶异的大人。

易家父母顺着儿子短而圆的小手指向的地方看去,只见到一双阴郁却漂亮的桃花眼,那对黑而深的瞳仁太沉静,实在让人发慌,瘦弱的孩子缩在角落,落魄的如同流浪猫,戒备也疲惫。

“烊烊,你想要个小哥哥吗?”

扬起的锅盖头有些滑稽的分成两扇,露出的眉心痣却精巧,不知愁苦的小少爷乖巧...

感谢遇见


2018如常落幕,2019诸事顺遂


元旦快乐ღ( ´・ᴗ・` )


1/5

© 烈酒洗剑 | Powered by LOFTER